太阳镜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太阳镜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知名私募重组前夕闪电离场华泽镍钴借壳SST聚友谜团待解(新闻)

发布时间:2021-11-26 12:53:06 阅读: 来源:太阳镜厂家

知名私募重组前夕闪电离场 华泽镍钴借壳S*ST聚友谜团待解

知名私募重组前夕闪电离场 华泽镍钴借壳S*ST聚友谜团待解 更新时间:2011-4-25 11:41:50   每经记者 母光斌 闫敏 郭新志发自西安、成都  暂停上市4年之久的S*ST聚友一纸重组公告,让众多深套其中的投资者又重燃希望。然而,矿产资源的光环看似美丽,接盘者陕西华泽镍钴金属有限公司的家底却众说纷纭,更值得玩味的是,就在重组公告发出的前一周,华泽镍钴的大批股东却集体离场。  不仅如此,传闻中有意牵手华泽镍钴的花旗集团,最终却又悄然离场;包含私募、风投在内的机构投资者在华泽镍钴与S*ST聚友展开重组前夕,却集体选择了退出,他们难道甘愿将到嘴的肥肉拱手于人?随着《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的深入调查,华泽镍钴与其实际控制人王应虎的往事逐渐浮出水面。  王氏子女现身华泽镍钴实际控制人暗设融资“防火墙”  谈及华泽镍钴,不得不谈其背后老板王应虎陕西星王企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这位身兼多职的陕西知名企业家,在媒体上露面的频率并不高。  4月22日,西安金融界一位接近星王集团的人士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2005年后王应虎陆续取得了一些矿山的所有权。然而,由于矿山开采对投资的要求比较高,其资金链条曾一度紧张。王应虎遂向银行求援,建行和工行曾向其贷款,但主要是1年内的短期贷款。  该金融界人士表示,由于星王集团在银行的授信额度已接近“红线”,星王集团再从银行获取贷款的难度较大。于是,王应虎将星王集团和西安鑫海资源开发公司所控制的陕西星王镍钴金属有限公司100%股权转让给王涛、王辉以及陕西飞达科技有限公司。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获得的一份“星王镍钴股东会决议书”亦验证了上述说法。该股东会议召开于2006年7月10日,决议显示,星王集团和西安鑫海资源开发公司分别将其持有的星王镍钴90%、10%股权转让给陕西飞达科技发展有限公司、自然人王辉及王涛。  其后,王应虎将上述公司更名为华泽镍钴,由于该公司的控股权在其儿女手中,与星王集团不存在直接联系,获得银行的贷款授信也较为容易。“对王应虎而言,华泽镍钴最早就是一个新的融资平台”,上述西安金融界人士表示。  此外,星王集团资金状况亦可从其与合作伙伴的一笔纠纷上窥见一斑。2009年5月13日,《衡阳日报》报道称,当年3月24日,星王集团与衡东东大化工有限公司谭亚平签订了 《锌锭来料加工协议》,约定由谭亚平提供氧化锌原料交给星王集团加工,谭亚平付加工费,加工后锌锭及渣料归谭亚平所有。随后,谭亚平向星王集团提供氧化锌原料382.17吨,被退回一部分,实收349.63吨,加工锌锭112.531吨,结果星王集团只交付谭亚平一部分锌锭,除去加工费,星王集团还有72.909吨锌锭及所有渣料未返还。星王集团由此以承揽合同纠纷被对方告上法庭。报道称,由于金融危机影响,星王集团经营状况急剧恶化。最终,经过湖南省衡阳市衡东法院调解,星王集团赔偿谭亚平198万元。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从陕西省工商部门获得的工商资料显示,华泽镍钴现有股东分别为:陕西飞达科技发展有限公司、鲁证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东营市黄河三角洲投资中心、深圳市伟创富通投资有限公司、西证股权投资有限公司以及自然人王辉、王涛、杨保国、杨永兴、洪金城。星王集团的确未出现在华泽镍钴的股东名单中。  其中,华泽镍钴的前两大股东为王辉和王涛,分别出资12251.12万元和9600万。不过,S*ST聚友此前的公告声称,此次重组方签字的人却是王应虎。华泽镍钴两大股东与王应虎又有何渊源?  记者调查获悉,王辉出生于1985年9月,王涛出生于1981年4月。两人分别担任华泽镍钴公司的董事与副董事长职务,王辉是王应虎的女儿,王涛是其儿子。记者就此上述说法向华泽镍钴办公室人士求证,该人士亦表示认可。  花旗集团操盘海外上市知名私募重组前蹊跷离场  重组方华泽镍钴一登场,便引来诸多绯闻。而至今仍让众多投资者放心不下的,则是华泽镍钴与花旗集团的合作。  2007年10月23日,西安多家媒体报道称,星王集团与美国花旗集团、中国建银国际集团合资成立华泽镍钴的签约仪式于前一日在西安举行,三方共同投资16亿元的华泽镍钴落户西安,建成后预计总收益将超过100亿元。  如此说法与工商资料显示的时间基本吻合。工商资料显示,华泽镍钴成立于2004年,其前身为星王镍钴,2006年7月以后才更名为“华泽镍钴”。而上述报道则称华泽镍钴是2007年落户西安,单从这一点推测,这极可能是华泽镍钴一次引入战略投资者的行动。  “其实,华泽镍钴原本是准备到海外上市融资”,4月22日,四川一位接近此次重组的知情人士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据他掌握的信息,花旗集团当时是想充当上市操盘的角色,帮助华泽镍钴到海外上市,并按照国外的上市要求对华泽镍钴的股东架构进行重构,并引入了一大批投资机构。  工商资料显示,华泽镍钴最初股东中的机构投资者分别为上海家饰控股有限公司、北京百庚泛太科技有限公司、浙江鹏凯投资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彤源投资发展有限公司等公司,但直到2010年11月25日,这些股东均选择了退出。  事实上,这些股东来头不小。其中,上海彤源投资发展有限公司 是从事证券投资、企业管理咨询的专业投资管理公司。  这些机构是否就是当年随花旗集团进入华泽镍钴的?  “我们直接以公司的名义对外投资一家拟上市公司的情况并不多,我们没有外资背景,只是一家民营企业”,彤源投资市场部刘先生昨日告诉记者,他无法证实这笔投资是否是在花旗集团撮合下完成的,“一切以工商资料为准。”  记者在华泽镍钴的工商注册资料中,并未发现花旗集团的身影。西安另一位接近华泽镍钴的金融界人士透露,事实上,花旗集团在与星王集团签署合作协议后,最终并未入股华泽镍钴。  在华泽镍钴的发展史上,尽管其股东发生过些许变化,但时至今日,花旗集团终未现身,这也打消了外界关于“外资入股使得重组能否通过监管层审批”的担忧。此前,有媒体指出,由于投资方的外资背景,华泽镍钴重组S*ST聚友的不确定性因素将增多,除了证监会的批准外,还需要得到商务部的首肯。  “在签订协议不久后,国内出台了矿业政策,部分有色金属开采、冶炼企业被限制在海外上市”,前述四川人士说,“这直接导致了花旗集团的退出。”  倘若花旗集团真是因此退出,那当初一并进入的机构投资者又该何去何从?尤其是选择在重组前夕突然离场更是让人意外。  去年12月6日,S*ST聚友发布重组公告称。而就在11月25日,华泽镍钴先前的投资者却集体退场。一般而言,企业如能成功上市,当初以较低成本进入的战略投资者将受益不菲。彤源投资等公司选择突然离场,就连上述刘先生都觉得有些匪夷所思。  四机构闪电登场资产增值前景诱人  虽然多家机构提前撤离,但另有4家机构选择了在重组前登场。  工商资料显示,2010年11月25日,华泽镍钴第十三次股东大会同意了鲁证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深圳市伟创富通投资有限公司等战略投资者的入股申请。随后,鲁证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出资2668万元;东营市黄河三角洲投资中心出资2668万元;深圳市伟创富通投资有限公司出资2415.44万元;西证股权投资有限公司出资2668万元。除这些机构外,还有部分自然人出资数千万入股。  “如果华泽镍钴重组S*ST聚友成功的话,上述战略投资者的资产增值前景是比较诱人的。”陕西证劵机构从业人士说。  延伸阅读  矿山资产存异见 重组方实力几何?  然而,作为S*ST聚友寄予厚望的华泽镍钴,其家底是否殷实?  工商注册资料显示,华泽镍钴的注册资本为4亿元,其经营范围为有色金属的生产与销售;镍精矿产品、高冰镍的销售等。华泽镍钴官方网站则称,该公司拥有年产5000吨电解镍、300吨氯化钴生产线,年处理镍铁矿石40万吨的青海元石山镍资源加工基地;旗下拥有两个子公司,分别为平安鑫海和电镍分厂,其中平安鑫海负责加工镍、钴等产品,电镍分厂主攻镍材料冶炼技术。目前,平安鑫海现有5个已探明的采矿区,共34个矿体,规模大、品位富。累计共探明储量为:镍金属15.87万吨,前景储量41万吨金属量;钴金属4378吨。经预测,这5个已探明的采矿区每年可实现产值20多亿元。现已开始对I、III、V三个矿带进行大规模的开采。  不过,长期关注镍矿企业的北京安泰科有色金属行业分析师范润泽认为,华泽镍钴的规模不是很大,它的镍产量有限,约在2000吨左右。  事实上,华泽镍钴也一直希冀能够扩大电解镍的产量。2010年2月5日,陕西星王集团与陕西白水县人民政府签订了建设2万吨电解镍项目的框架协议。消息显示,该项目第一期征地500亩全部到位,2400米外围墙砌筑、土地平整、环评等工作已基本完成。《每日经济新闻》4月21日致电白水县人民政府,欲询问上述项目的进展情况,未能得到对方回复。  “2万吨电解镍项目,陕西星王集团的投资约在10亿元左右。按照目前镍每吨20万人民币的价格,2万吨镍的估值将近40亿。”范润泽说,据他了解的情况,华泽镍钴只是一家有色加工企业,在青海元石山并没有矿山。但星王集团则在青海元石山地区有一处镍矿。“这个镍矿的规模不是很大,大概在15万吨左右,该镍矿也含铁以及少量的钴。”《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就此说法向华泽镍钴求证,但该公司声称负责人正在北京就重组一事与各方协调,目前不便接受采访。  “这个没有问题,华泽镍钴的矿就是它100%拥有”,S*ST聚友董秘吴锋4月22日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强调,华泽镍钴100%持有平安鑫海,如果进展快,材料进入证监会核查阶段后,媒体都可以到实地去看一下,“包括完税凭证等都有”。据他介绍,平安鑫海距离青海西宁83公里,矿石采了以后,拉到西宁火车站,再从西宁运输到西安,并通过西安高新区内的铁路送到华泽镍钴位于当地的冶炼厂。

海容泡沫建冷库造价

供应ZLBII撕裂开关,纵向撕裂检测装置生产ZLBII纵向撕裂

EXXK310140C41型称重显示仪表料斗称控制器

江西超细硫酸钡多少钱一吨

无醇燃料醇基燃料设备植物油醇基燃料厨房设备推荐

摩托车电子信息单摩托车电子信息单补办流程

大同西门子200PLC主机模块回收

捷豹空压机螺杆式空压机捷豹活塞机国标型号

湖北法院公检法软包厂家电话

怒江镀锌槽钢厂家加工配送